2011年11月5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看百杰金石印像 赏辛亥英杰墨宝
纪念辛亥百年艺术展落幕

  图为展览开幕时的情景。(硅谷亚洲艺术中心提供)

  【侨报讯】在南湾硅谷亚洲艺术中心举办的为期4周的《中华魂: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艺术展》圆满结束。馆长舒建华感触万分,特别为展后写了跋,除了感谢各界对展览的支持,还针对观众朋友所提出的疑问,引用已故史学家唐德刚的撰文予以说明和回答。

  艺术展分《辛亥百年百杰金石印像展》和《元老遗墨:旧金山湾区藏辛亥革命英杰墨宝展》两部分。舒建华在跋中首先感谢筹委会全体委员、慨借珍藏的各位元老英杰的亲友后人和藏家及中国肖像印学会的艺术家们。同时感谢政论家和文史专家阮大仁、黄花岗起义第三敢死队队长莫纪彭之孙莫兆凤、辛亥上海光复之役敢死队队长张承槱之女张先慧、台湾金石大家王北岳高足张梅驹、中国大陆书法巨匠陆维钊、沙孟海高足邱振中等,在展览期间分别做了演讲。

  舒建华在跋中称,展览期间,倾听到观众朋友很多的提问:为何要做革命元老真迹展?孙中山写过那么多的“博爱”“天下为公”,这次展览为何一幅都没有?而黄兴的墨宝却一展就是三幅?为何要展出两幅汪精卫的手迹?为何要展出50幅于右任的作品?针对种种问题,愿在此曲终人散之际,引用杰出史学家唐德刚《袁氏当国》中的话,来做一个回答:

  辛亥革命虽然只革命了83天(从1911年10月10日到1912年元旦),也并没有打过几场热仗,但是却把个处处有啼痕的东南弄得遍地皆兵。处处皆自认为对革命有功的开国革命军,自然也包括安徽拿两个"咸鸭蛋"就光复了芜湖的一批革命小将。那时的东南各省是遍地黄花开。你如能聚众两三百人,就可自封都督,有时甚至泛滥到一省九督的程度。清军既不来剿,他们彼此之间为着争地盘,往往就互相砍杀了。在上海,陈其美杀了陶成章;在长沙,谭延闿杀了焦达峰;在武汉,黎元洪假手袁世凯诱杀了张振武。这些都是当时革命阵营中自相残杀的例子。

  吾人遍读近代中国革命史,对我革命先烈,实有由衷之崇拜。试问黄花岗上七十二先烈(其实不止此数),何一而非黄秀才哉?黄君身在前敌,指断未死,固亦幸存之活烈士也。再看我抗战八年,前仆后继之数百万将士,其死国之惨烈,可胜言哉?朋友,为着民族生存,为着人类公理,我千万先烈,死且不惧,区区裂土封侯之虚荣,美妇醇酒之俗欲,有何足恋?正因为我民族中也多的是黄兴一类的贤人烈士,才能抵制那些民族败类、文化渣滓、昏君独夫、党棍官僚、土豪劣绅和市侩文痞,而使我民族文化绵延五千年而未至于绝代也。

  舒建华表示,唐德刚晚清和民国史研究,史识深闳,史笔生妙,对中国文化和民族命运感痛良深,别有襟怀,不幸于2009年10月26日在湾区佛利蒙市病逝。在此引用他的话,既表达对他的哀思之意,也表达对辛亥革命先贤英烈们的崇敬之情。

关闭
纪念辛亥百年艺术展落幕
旧金山地检办中国城举办资源展览
余健全胡健雄等为余胤良造势
国际医药大学首办核关养生学讲座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