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6版:特别报道二

2013年6月6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习奥会谈议题 谈天论核?

侨报记者洪明宇

  6月7日至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新社)将在加利福尼亚州安纳伯格庄园同美国总统奥巴马(美联社)举行会晤。这是两国政府换届后,中美元首之间首次面对面接触。而中国国家主席上任后仅两个多月就与美国元首会晤的情况,在两国关系史上并不多见。

美国总统奥巴马

  2012年2月15日,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到访爱荷华州马斯卡廷,并与27年前第一次访问此地时结识的老朋友茶叙。“叙旧外交”赢得了美国人的好感。 中新社

  6月的加州即将迎来“常来常熟”的习近平。由这位新晋中国国家主席首创的“新型大国关系”,也将在习近平与奥巴马的会晤后逐渐明朗化。或博弈,或共荣——进入 “窗口期”的中美两国关系在未来十年的走势,亦受到空前关注,进而引出一片猜想。

  加州和洛杉矶必须意识到,这是一个“太平洋时代”,中国的崛起同样将造福、裨益美方。而这就是我们时刻提醒自己要坐下来,和中国平等协商,化解矛盾、形成共识、包容并蓄的原因。

  ——洛杉矶市长安东尼奥·威拉莱格沙

  美方有很多问题,迫切地想和中国谈……此次会晤的时间非常短,所以除常规的双边经贸问题以外,可能到最后什么都谈不出来。

  ——上海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沈丁立

  美、中目前是世界第一、第二经济体,所以两国国家领导人思想的“碰撞”,将在各维度决定世界的走向。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阮宗泽

  六月加州 再续习近平美国未了缘

  爱踢球,也爱NBA;爱古典诗词,也爱美国主旋律电影《Saving Private Ryan》;爱养狗,也爱游泳——当诸如此类的网络流行语安放在一位大国领导人身上,引出的就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无论从何种角度看,习近平都是中国历史上最为国际化、最“潮”的领导人,没有之一。

  习近平与美国的缘分,最早结于28年前的爱荷华州。1985年,年轻的河北省正定县县委书记习近平率团访问爱荷华州,开展有关农业技术的考察和学习。在中国向外国学习先进知识和技术成为政界风气的上世纪80年代初,位于爱荷华州东部的小城马斯卡廷,成为习近平接触美国的第一站。

  “衣莫若新,人莫若故。”2012年2月,已高居国家副主席之位的习近平重访马斯卡廷,向美方致以问候,“同老朋友重逢,备感亲切……在这里度过的短暂而美好的时光,让我历久难忘。”

  习近平独创的“叙旧外交”的影响力显然无远弗届——谈及习近平,近日赴华进行一揽子商业投资和旅游推介事务的洛杉矶市长安东尼奥·威拉莱格沙(Antonio R·Villaraigosa)同样难抑兴奋之情。在其访华的第二日,便在人民大会堂受到了习近平的接见。因二者在外交层面等级差别悬殊,亦让此次会面更多的带有一层“私交”意味。

  “我与习近平相识、结缘于洛杉矶,还和他一起去看过湖人队的比赛,这已经是第三次再聚首了。”威拉莱格沙表示,“在我心目中,他是一个不仅致力于发展中国经济,复兴文化与社会,还着眼于提高民众生活质量的人民公仆。”

  威拉莱格沙与习近平的上一次会面,是在2012年。在结束对爱荷华州的访问后,习近平来到全美第二大城市洛杉矶。

  洛杉矶之行的重点,主要落在经济层面。期间习近平参观了由中国海运集团总公司投资建设的洛杉矶码头;出席中美经贸论坛并发表演讲;会见美国副总统拜登。此外,行程中还额外加入一个内容:习近平抵达洛杉矶湖人队主场斯台普斯体育场,同加州州长杰瑞·布朗及洛杉矶市长威拉莱格沙一起,共同观看了湖人队对阵菲尼克斯太阳队的比赛。

  对此,美方分析,习近平选择访问洛杉矶这个金融、商贸、旅游和娱乐中心的城市,凸显了他对中美经贸、地方合作和文化交流的重视。

  而习近平的第三次访美,目的地再次锁定为加州,即将发生在6月初的加州棕榈泉“阳光之乡”安纳伯格庄园,对象为新获连任的美总统奥巴马。

  两国首脑的第一次会晤为何选址加州?威拉莱格沙的一番话,从侧面透露出了中美双方的“默契”:“作为美国通向中国、亚洲、拉丁美洲的重要窗口,加州和洛杉矶必须得意识到,这是一个‘太平洋时代’,中国的崛起同样将造福、裨益美方。而这就是我们时刻提醒自己要坐下来,和中国平等协商,化解矛盾、形成共识、包容并蓄的原因。”

  积怨?契机? 中美关系必须迈过的坎

  针对即将举办的“习奥会”,白宫在声明中称:“在一系列双边、区域和国际问题上,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将进行深入而广泛的讨论。他们将回顾四年来中美关系取得的进步和遭遇的挑战,并且讨论在未来加强合作的方式,同时建设性地管控分歧。”

  中国外交部则表示,中美元首会晤时,双方将就双边关系和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广泛深入交换意见,“相信这对推动中美关系沿着长期健康稳定的方向发展、促进世界和地区的和平、稳定与繁荣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目前,业界普遍分析认为,朝核问题、美国“重返亚洲”战略、全球经济复苏等问题,都将会在“习奥会”上出现。

  在记者走访的几位国际问题专家中,上海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沈丁立无疑是一位比较“另类”的专家,他对中美关系的考量常有独到之处。 

  在中国近年来发生的领海主权纠纷、钓鱼岛危机以及中美网络战等事件中,沈丁立一直保有的观点为:中国“超美”是大势所趋,但是美国却对中国的种种“小动作”忍无可忍。因此,后者在国际事务上“围追堵截”中国,是带着习惯性的偏见。

  “美国不想被中国超过,不想被中国‘不讲理’、用‘不规则’的手段超过,所以美国一定会严防被中国超过。但是中国现在表露的态度是愿意和美国沟通。因此,在这个沟通过程中,美国会希望中国尊重人权,尊重国际法,尊重环境,尊重生态,会期望和中国和平博弈。”沈丁立预测称,美方有很多问题,迫切地想和中国谈。

  沈丁立进而指出,中国如果希望向世界表达自己在未来十年的诉求,首先就需要化解同“规则制定者”美国现有的矛盾。因此,此前两国之间发生的诸如侵犯知识产权、开展网络攻击、违反国际法、发动卫星战等龃龉,都需要中方向美国进行充分的解释和说明。反过来,这些成见和矛盾又都是广泛的合作点。

  “中国说我没有通过网络战、卫星战攻击你,那就可以邀请美方人员来中国调查,查出来确实不是中国在进攻就解决了。所以中国愿不愿意坦诚相见,让美国的情报人员调查自己的机密?这就需要通过会晤来改善关系了,其他问题也一样。”

  然而,沈丁立对“习奥会”上可能涉及的其他议题进展抱以消极态度。

  在他看来,包括中国军力发展,对外军事关系,朝鲜半岛核问题和叙利亚局势在内的一系列议题,都是传统的“老大难”问题:中国军力不透明发展,美国制止不了;热点地区问题美国执意要制裁和干涉,中国也挡不住。

  同时,因为此次会晤的时间非常短,所以除常规的双边经贸问题以外,可能到最后什么都谈不出来。

  “新型大国关系”

  或暗示世界重回两极格局

  尽管中国在政治领域内刻意回避一个事实,但是稳步上升的各项经济指数,逐年强大的军事力量以及崛起的事实,或将再一次将世界格局从美国主导的“一超多极”带回曾经的“两极”世界。

  因此,在这样一个双边关系的“窗口期”,习近平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究竟会如何实现,并让美国从心态和事实上接受,无疑需要他的个人能力和外交策略。

  “习近平对美国并不陌生,美方重量级的人物包括国务卿,加州州长和洛杉矶市长等他都接触过,并且熟悉奥巴马的团队。”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阮宗泽看来,“习奥会”是举世瞩目的大事,是中国外交未来走向的指向标。因美、中目前是世界第一、第二经济体,所以两国国家领导人思想的“碰撞”,将在各维度决定世界的走向。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朱锋则指出,中国刚完成十年的权力过渡,同时美国因奥巴马连任,行政思想得到了延续,因此两位最高领导人的首脑会晤,关系到彼此的信任、认识和沟通。

  沈丁立则从未来可能出现的光景,对习近平的出访进行了评估:“在习近平任期结束的那一年甚至更早,中国的GDP就会超过美国。因此,怎样开好头让美国有一个心理准备,大家最后和平握手,就是习近平此次出行的主要任务。” 

  “中国的领导人在他任内的第一年,在中国完成工业化的重要关头跑到美国去见美国领导人,希望第一年有个良好开局,是为了传达中国愿意稳定关系、共同发展的良好愿望。反过来,第一年不好,今后年年受阻。如果领导人能成功带领中国超过美国,那么在人类历史上的意义就极其伟大了。同时习近平的作为,也是对他在美国民间政治形象的塑造。”沈丁立表示。 

  就中美之间下一个合作点或将出现的领域,阮宗泽认为,中国、美国现在表露出的态度是抛开成见,什么都可以谈。双方会着眼于在未来如何合作,同时尽最大可能消除分歧。因此,“习奥会”的本质是战略沟通,谈话内容主要围绕双边问题、区域发展问题。“首先是双方的政治互信,会涉及加强中美民间往来;其次在中国的领海主权问题上,双方强调的侧重点不同,目前的确存在一些误解,但远远谈不上分歧,可能在会上会对误解进行消除;最后是朝鲜半岛无核化以及伊朗核武器问题,这些美国反对,中国也反对,因此双方没有根本分歧。”阮宗泽还表示,双边经贸合作、公平的投资环境、贸易平衡、中方对美投资需求与环境潜力等问题肯定会谈到。

  对“习奥会”举办的时间节点,朱峰认为,双方会晤提前是美方的意愿,“美方积极、主动联系中国外交部门,希望能安排习近平以做客方式赴美与奥巴马进行会晤。”

  阮宗泽最后指出,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上最复杂的关系,代表了未来国际形势的走向。对美国来说,涉及到中方核心利益的问题美国应该设身处地考虑、尊重中国。

关闭
习奥会谈议题 谈天论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