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7版:特别报道三

2013年6月6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相约庄园外交 不打领带?

1

2

3

4

5

6

  安纳伯格庄园,一个曾对多数中国人陌生的名字,6月7日至8日,习近平将在那里与奥巴马会晤。在网络安全和朝鲜半岛剑拔弩张的形势下,中美元首选择如此轻松的会晤方式,引发外界强烈关注。

  没有礼炮、没有国宴,不打领带、不穿正装,这种让人耳目一新的“庄园外交”究竟是为了更好地对话、以寻找解决攸关中美重大问题的突破口,还是恰恰表明,此次“习奥会”或许解决不了实际问题,仅供双方了解一下对方立场而已?

  非正式感 在奥巴马任内属首次

  美国曾有多位总统在庄园中接待来访的他国宾客,但这在奥巴马任期内还是首次。

  “欢迎来到棕榈泉谷之心。”这是加州沙漠小镇Rancho Mirage随处可见的标语。有“阳光之乡”美誉的安纳伯格庄园隐遁其中。迎接过七名美国总统和英国皇室的安纳伯格庄园,将迎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综合香港大公网、广州《南方都市报》报道,以往的中美首脑会晤,要么选择彼此的首都或重要城市,要么借道重要的国际会议或其他多边场合,严肃和正式的考虑居首。不过,如此次般的“庄园会晤”也并非第一次。

  2002年10月,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曾被邀请赴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位于德克萨斯州的克劳福德农场进行双方首脑的会晤。在农场期间,江泽民不但品尝了总统自家烹制的德克萨斯州烧烤,还与小布什单独泛舟一小时进行私下会谈。此次“农庄访问”事后被看作双方领导人建立私交的典型事件。

  尽管此次习近平与奥巴马的会面也选在度假庄园,但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特别强调,与之前江泽民的那次“庄园之行”不同,习近平此次访美是与奥巴马进行“会晤”而非“正式访问”。

  《北京青年报》的消息称,“庄园会晤”属于非正式会晤,是外交上的一种创新。美国曾有多位总统在庄园中接待来访的他国宾客,但这在奥巴马任期内还是首次。一般只有两国关系成熟、建立互信时,两国领导人才会通过这种方式会晤。

  中新网援引专家的话指出,非正式会晤的安排有很多便利之处。在中美两国均是新政府的情况下,迫切需要两国元首来谈一谈,争取中美关系能有个新的起点。如果等国事访问,至少要等几个月,两国元首可能感到了迫切性,等不了那么长时间。

  摘下领带 气氛轻松有利摸底

  中美元首决定“不打领带,挽起袖子”,显示双方希望省却一些外交小节,避免照本宣科,留出更多时间和精力“讨论困扰彼此的关切”。

  “‘庄园外交’的最大好处就是给会面首脑们一个比较人性化的宽松话语环境,让大家能够放轻松,穿便装聊聊自己的个人想法,从人性化的角度寻找问题的突破口。”即将在美国展开的中美“庄园外交”引起了世界的关注,伦敦智库、欧盟改革委员会的学者欧丹妮耶如此评价。

  综合北京《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欧丹妮耶指出,“庄园外交”的另一个好处是它的非官方性,让对话双方不需要将彼此的讲话看得太过认真,而这样反倒是可以相互摸底,磋商出彼此都能接受的条件。她认为,类似“庄园外交”这样的模式,在西方会经常见到,首脑们在脱下西装摘下领带后,往往会更轻松。

  据悉,在2012年5月18日的八国集团(G8)峰会上,当时新上任的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是那次会议上唯一佩戴领带的外国领导人。奥巴马发现这一点后,当面劝说他应该摘下领带。

  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赵可金进一步指出,外交有时恰恰是在庄园这种非正式场合获得突破的。有时繁文缛节的正式场合反而会限制达成成果。北京《新京报》的消息称,2001年11月,普京成为首位受邀前往克劳福德农场做客的外国领导人。资料表明,在那一次“农场外交”期间,美俄关系取得极大进展,双方承诺要把两国各自拥有的核弹头削减2/3。

  中新社援引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主席包道格(Douglas·Paal)的话指出,中美元首决定“不打领带,挽起袖子”,显示双方希望省却一些外交小节,避免照本宣科,留出更多时间和精力“讨论困扰彼此的关切”。

  《北京青年报》援引中国外交部公共外交咨询委员会委员陈明明的话称,“庄园会晤”的优势在于“深入”。对于国事访问来讲,两天会晤中通常只有2至3个小时是真正交谈的时间。但对于“庄园会晤”,由于没有其他事情干扰,“足够进行好几场深入的交谈”。陈明明估计,两天下来,至少有七八个小时的深入交谈。

  设定基调 习奥庄园会重在私交

  悲观地看,会谈之后双方均产生这样的感觉:我了解了对方,知道他的立场,但我不信任他,所以还是存在一些风险的。

  另外一种声音则认为,此次“庄园峰会”解决不了实际问题,会谈之后双方可能了解了对方立场,但不信任对方。乐观的话,习近平与奥巴马或许能借机建立起私人关系。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援引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国问题专家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的话称,乐观地看,此次会晤的最大成果将是,双方在结束会晤之后能说:我了解了对方,知道他的立场,可以和他合作;而悲观地看则是双方均产生这样的感觉:我了解了对方,知道他的立场,但我不信任他,所以还是存在一些风险的。李侃如曾在克林顿政府时期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亚洲事务高级主管。

  另据北京《青年参考》杂志报道,布鲁金斯学会网站的评论文章称,这次会面目的其实不是就某个具体问题讨价还价,而是设定一个基调,制造一种两国领导人“同在一条船上”的气氛,进而让两人建立良好个人关系,这将会成为双边关系顺利发展的前提。

  不过,领导人的私交从属于国家根本利益,正如中新社援引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主席包道格的话称,私交对处理中美关系中的分歧会有帮助,不过还是“巧妙的中美战略更重要”。

  类似案例 普京曾在布什农场下厨

  “庄园外交”在欧美有很长的传统。美国是最热衷“庄园外交”的国家。戴维营是美国总统的避暑胜地,也是上镜最频繁的“庄园外交”舞台。美国外交史上的许多“大手笔”都发生在这里: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访美时,艾森豪威尔为体现“合作友善”,特意在戴维营安排“庄园外交”。戴维营最知名的“庄园外交” 事件,是时任美国总统卡特1978年邀时任埃及总统萨达特与时任以色列总理贝京在此签署《戴维营协议》,后两人因此获诺贝尔和平奖。

  不过由于戴维营的产权属于美国海军,仍带有浓厚的“半正式”色彩。比戴维营更随意的,则是历任美国总统的私人庄园。美国总统大多有私人产业,从约翰逊总统在自家农场接待西德总理阿登纳起,私人农场就成为美国外交的常见舞台,如小布什总统曾在自己家族的克劳福德农场接待过数十位外国领导人,俄罗斯总统普京甚至在这里下过厨。

  小布什曾表示:“家就是对朋友开放的,只不过偶尔会让一两个推销员进来。”

  综合北京《环球时报》、《新京报》

  ·回顾·

  “习奥庄园会”前传:

  全部敲定不到5个月 

 

  从中美元首“休闲会面”点子的提出,到两国高层均有意愿付诸行动,再到密集磋商、协调和敲定会面地点、时间和各种形式细节,直至最后双方共同宣布这一突破惯例的安排……“庄园外交”这一中美外交关系史上的创新性尝试在前后不到5个月的时间里完整出炉。

  起点:1月达成共识开始筹备

  2013年1月17日,在华盛顿政策圈内掷地有声的布鲁金斯学会发表致奥巴马的“总统简报”《大赌注与黑天鹅》。这家与民主党关系密切的重量级智库同样在外交政策上谏言奥巴马应尽早在中美最高领导人之间建立起“稳固的私人关系”。

  这一主张当时在中国政策研究圈内同样不乏倡议者。上海复旦大学美研中心主任吴心伯在1月的一场研讨会上也倡议,要用新思维和新方法来建立两国元首的联系和对话机制。

  正是在2013年1月,奥巴马政府开始改变对这一建议的态度,真正开始力图为“习奥会”寻求一个合适的时间和地点,“中国多位官员也表达了举行(元首)会面的愿望”。

  幕后:白宫“越过”国务院直接安排

  但落实到具体的操作层面,中美两国元首会面在哪里进行、如何尽力为这次私人交谈创造恰当条件和氛围,远比彼此核对日程表确定见面时间复杂。

  毫无疑问,白宫此番“越过”国务院直接主导了整个安排。在中美完成换届之后,美国新任国务卿克里、常务副国务卿伯恩斯均已先后访华,但即便如此,4月仍有消息传出,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多尼隆计划在5月访华,尽管当时外界对于这场仍在严格保密和筹划之下的“庄园外交”仍然一无所知。

  “访美安排一直严格保密,直到最后宣布之前,一些重要部门都还毫不知情。”一位知情人士说。

  上海《东方早报》

  ①6月7日至8日,习近平将在安纳伯格庄园与奥巴马会晤。图为安纳伯格庄园。中新社

  ②安纳伯格庄园一角。中新社

  ③2004年3月6日,时任墨西哥总统福克斯在小布什的克劳福德农场与小布什举行会谈。福克斯是第一位到克劳福德农场做客的拉美国家领导人。CFP

  图4为就餐时,奥朗德摘下领带。图5为2012年5月18日的八国集团(G8)峰会上,奥巴马当面劝说奥朗德应该摘下领带。  CFP

  图6为2007年7月,俄美关系骤然紧张之时,小布什力邀时任俄总统普京到访其父老布什在缅因州肯纳邦克波特的家。图为普京戴着墨镜、小布什穿着花衬衣和头戴棒球帽的老布什共乘游艇,钓鱼找乐。CFP

关闭
相约庄园外交 不打领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