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0版:特别报道六

2013年6月6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新型大国关系 中美求变?



  数据来源:2001年至2012年数字系中美官方统计数据;2016年数字系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


  美国前劳工部部长赵小兰   中新社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经济进入快车道。

  2008年,美国遭金融危机重创,雷曼兄弟破产。

  2013年6月,SOHO中国CEO张欣确认,由该企业组织的一个财团以7亿美元购入纽约地标建筑通用汽车大厦40%股权。

  从去年2月以国家副主席身份访美,到十八大后以中共中央总书记身份会见美国前总统卡特,习近平经常提到一个词——中美新型大国关系。

  白宫在6月4日的电话会上回应称,习奥会对于“新型大国关系”会有一个定义与推进,而在合作、竞争的同时避免冲突是新型大国关系的核心。

  如今,中国在综合国力上迅速赶超美国的趋势,已把中美关系推到了一个历史性的十字路口。中美两国如何共同面对这种“位置互调”的挑战?这将关系到全球政治经济格局的重塑。

  保罗·亨勒 :建立信任 缓解紧张局势

  保罗·亨勒:卡内基-清华全球政策事中心主任,原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中国事务的主任(下图,资料图片)

  【侨报记者徐一凡华盛顿报道】曾参与过六方会谈的保罗·亨勒(Paul Haenle)接受本报采访时认为,将于六月初举行的美中峰会标志着两国领导人开始了在两国最高领导层之间建立互相信任的重要里程。多位中美专家在两国领导人去年11月分别开始新任期(成为最高领导人)后就开始考虑到安排这种类型峰会的重要性。

  鉴于美国与中国之间关系的相应性质和两国双边关系中日益增多的不和谐因素(如网络安全问题,地区安全问题),两国领导人早日坐下来,在比较轻松的环境中,发展良好的相互关系,互相了解对方在各自国家面临的主要挑战,从而建立实质性的议程以发展有建设性的、相互配合的中美关系,这是非常重要和关键的。(如果按照原计划在G20峰会上会晤),等到九月对于开始这一重要的过程显然会为时过晚。

  我相信习近平主席正在谋求与美国的建设性关系。习近平主席曾经提出中美关系应当建立一种“新型大国关系”。美国的领导层对增加与中国的合作持开放态度。约翰·克里(John Kerry)国务卿在今年4月与习近平和李克强讨论过扩大对话、与中国设立路线图的问题。

  我理解奥巴马总统与习近平主席希望在他们即将到来的峰会上进行一对一的对话。

  这对于我们双方的领导人来说是建立深厚的个人关系的绝佳机会。他们可以互相了解彼此面临的挑战和关切的问题(比如,什么事情让他们深感忧虑整夜失眠),还能了解彼此的意图更有信心。

  这将为我们两个国家开始建立更坚固的信任,最终找到缓解现有紧张局势的对策,以有益于中国、美国乃至整个国际社会的方法进行合作有所推进的道路打下坚实的基础。鉴于21世纪美中关系的相应性质,这是非常重要的。双方也都需要学会处理我们直接的分歧,把目光投向我们可以合作、尤其是我们利益一致的领域。只有那时我们才能在应对全球挑战方面取得真正的胜利,而且只有那时我们的领导人才能开始弥合两国的理解差异,促进相互信任。

  何亚非:

  “中美关系”需要成为“泛中美关系”

  何亚非:中国国务院侨办副主任,曾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

  (下图,中新社)

  本报5月28日全文发表了中国国务院侨办副主任何亚非撰写的《信任赤字 ——中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迫在眉睫》一文。何亚非在文中指出,中美之间的战略互信存在巨大的“赤字”,中美亟待建立一种新型大国关系,并超越当前的双边关系,以全球视野来思考问题。

  信任并不会从天而降,它需要双方以实际行动建立

  何亚非认为,中美之间在地缘政治、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方面存在结构性差异。在美国,关于中国的争议从未停止。但这些争议总是缺乏某些依据。信任并不会从天而降,它需要双方以实际行动建立。如今,奥巴马已进入他的第二个任期,中国也完成了权力过渡,我们相信,希望已经出现,发展的动力也在加强。

  现在,中国和美国要建立一种新型的大国关系,需要改变落伍的观念,即大国间势力范围的竞争、现有力量与新兴力量的对抗。这些并非不可避免。这种新型关系呼吁对话和合作,以期扩大共同利益,减少猜疑和恶性竞争。在这一历史性的趋同时期,中国和美国必须尽最大努力,避免战略上的泥潭和竞争,通过合作和协调,携手建立各国和平发展的国际社会。

  “为骨架填上肉”,目前已没有拖延的余地

  何亚非指出,将亚太地区作为试验田,让中美探索在这一地区建立面向21世纪的新型大国关系的可能性,已十分紧迫且必要。两国首先需要让各自的官员和学者将新型大国关系的概念具体化——“为骨架填上肉”。目前已没有拖延的余地。若要考虑未来可能发生的冲突,则代价实在太高。

  那么如何才能改进现在的状况呢?两国都需要超越当前的双边关系,以全球视野来思考问题,即“中美关系”可能需要成为“泛中美关系”。随着世界进入一个改革与振兴的新时代,两国还应该更专注于全球性问题和全球治理。

  网络攻击应作为全球治理的问题来处理

  何亚非举例,网络攻击应被作为全球治理的问题来处理,而不仅仅是双边争议。事实是:网络攻击每天都在发生,且无处不在,它对所有国家包括中国和美国来说都是日益严峻的挑战。换句话说,中国和美国都是受害者,互相指责是没有意义的。中国和美国应该做的是搁置争议,缓解由其产生的紧张关系,把它化为合作的机会,共同遏制网络攻击,保护这种新的“共同边境”的安全。

  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已取得共识,未来几年间将继续促进中美合作伙伴关系,并着重建立一种新型的大国关系。政策上的争论可以继续,但现在需要的是对双方来说均具可操作性的政策——并给出得以实现的路线图。隧道尽头的光已经隐约可见。

  蓝普顿:

  新型大国关系框架应包含五要素

  蓝普顿:美国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前会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国项目主任(下图,中新社)

  中美两国领导人即将在安纳伯格庄园会晤,“新型大国关系”话题骤然升温。

  美国知名中国问题权威蓝普顿教授最近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国际形势已发生巨大变化,20世纪那种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之间必然走向对抗的理论已经不能适应21世纪的国际形势发展需要,美中应以发展和前瞻的眼光,构建美中新型大国关系。

  美中领导人应尽早会晤,充实新型大国关系内涵

  北京《光明日报》报道,蓝普顿教授是美国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前会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国项目主任,对中国有30多年的深入研究。

  他说,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美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美中经济联系非常紧密。当前,任何大国都无法承担起对抗与冲突的后果,因为每个大国拥有的大量核武器可以瞬间将对手毁灭几十次,甚至几百次。而且,气候变化、控制核武器扩散、全球性疾病、金融市场稳定等国际重大问题都需要美中双方共同参与,相互合作,才能得以解决。

  蓝普顿教授指出,2012年2月习近平成功访问美国,美国领导人、学术界以及广大民众看到了习近平拥有开阔的胸怀,以及与美方合作和建设新型大国关系的意愿。习近平还访问了很多美国人自己都没去过的爱荷华州,这给美方留下了很深很好的印象。

  蓝普顿教授早先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大多数美国智囊、学术界和政府决策层,都希望美中两国领导人能尽早坐在一起,商讨如何构建新型大国关系,认为两国领导人越早会晤,就越能尽早充实新型大国关系的内涵,也就越有利于两国关系的发展。

  增加领导人会晤频率,确保每年至少举行两次峰会

  在蓝普顿教授看来,美中新型大国关系的具体框架至少要包括以下内容:

  首先,增加两国领导人会晤与对话的频率,确保每年至少举行两次峰会,这还不包括在二十国集团及APEC峰会等多边场合举行的双边会晤。双方可以坦诚交流各自的核心利益关切,共同关心的地区和热点问题;确保相互考虑和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不受侵犯,相互正确判断和理解对方对地区和热点问题的立场;为近期合作和长远战略合作确定基调和方向。

  其次,进一步明确各自主管美中关系和对话的领导人,确保美中双边重大事件或重大地区和热点问题突发时,相关领导人能及时沟通。

  第三,进一步深化双方军事对话与交流,确保其不因任何突发事件而中断,并加强战略互信。随着美国推进军事亚太再平衡和中国军力发展,美中军事猜疑、误判和对抗的风险增加,双方必须保持顺畅的军事领域沟通交流。

  第四,双方领导人在引导各自民意方面发挥更多作用,正如当年的尼克松和基辛格以及周恩来和邓小平等人一样,积极引导本国民众正确理解对方国家,减少负面宣传。

  第五,在保持高层对话的同时,重视和扩大地方政府在稳定美中关系中的作用。通过姊妹省州、友好城市和相互投资等方式,加强地方联系和相互之间的发展依赖与合作,为美中关系增加更多的稳定剂。中国企业在南卡罗来纳州、明尼苏达州、肯塔基州等地方的投资促进了当地经济和就业,让当地的国会议员和地方政府改变了对中国的看法,不少议员甚至开始为中国说话,这是很好的势头。

  赵小兰:庄园会面体现中国领导人越来越自信

  美国前劳工部部长赵小兰近日在华盛顿的一次演讲中表示,美中两国领导人选择在加州的安纳伯格庄园举行会晤,将为未来两国关系定下基础。

  赵小兰在演讲中表示:“中国领导人接受美国的建议,在安纳伯格庄园与美国领导人举行会晤,这本身就说明,中国领导人对于那种轻松的、带有更少外交礼节和限制的非正式会面已感到很适应,这也是中国领导人自信心日益上升的标志。”

  赵小兰说,她曾在习近平去年访美时与习近平有过接触,习近平是一位非常沉稳平实的政治家,待人亲和,没有太多的拘束,这让美国民众对他很有好感。此次选择在加州安纳伯格庄园进行会面的方式也体现了这一点。

  赵小兰还特别提到,彭丽媛作为一位歌唱艺术家如果随同来访,她的气质与风度将会使她受到美国民众的热烈欢迎。美国中文网

  ●大陆财经报纸《第一财经日报》测算,2012年,中国在货物进出口总值上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货物贸易国。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报告显示,中国在2012上半年已经超越美国,成为全球外商直接投资(FDI)的首要投资目标。

  ●国际咨询公司IHS Global Insight报告称,2010年,中国已超过美国成为制造业第一大国。

  ●中汽协数据,2009年中国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379.10万辆和1364.48万辆,首次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汽车产销第一大国。

关闭
新型大国关系 中美求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