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9版:特别报道五

2013年6月6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哈格尔重释亚太“再平衡战略” 美中转变对TPP态度
美方亚太战略 会前刹车?

  尽管中美因竞争而摩擦不断,但奥巴马在中国的人气颇高。图为2012年9月5日北京闹市街头的小画廊高挂奥巴马的漫画。 中新社

  4月17日,美菲“肩并肩2013”联合军演结束。两国参与兵力超过8000人,美军派出包括12架F/A-18“大黄蜂”式战斗机在内共20架飞机参演。图为美菲高官手挽手合影。 中新社

希拉里

帕内塔

哈格尔

  中国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戚建国与美国海军司令塞缪尔·洛克利尔6月2日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上交流。路透社

  美国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以来,军事上以日菲等盟国的对华战略为支撑,借助钓鱼岛争端、南海问题使中国周边安全环境日趋复杂,领土和海洋权益争端不断升级;经济上则长期以高门槛将中国排除在TPP外。

  美中“新任赤字”的紧张局势下,美国防长哈格尔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上重释“再平衡战略”,美商务部则转而表态欢迎中国一定条件下加入TPP。

  “习奥会”前,美国亚太战略似有刹车迹象。庄园会晤,会重新定义中美亚太博弈的格局吗?

  重返亚太 因何而来?

  中国或非唯一原因 却是最重要原因

  二战后,彻底打破孤立主义的美国界定了“预防性防务哲学”——在全球范围内主动出击将威胁消灭在摇篮之中。为此,美国始终保持并维护着针对全球绝大多数地区的力量投送体系。

  北京《经济观察报》报道,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美国逐渐开始加强在亚太的军事部署,但“9·11”事件却改变了美国的战略轨迹。因国际恐怖主义的无影无形,此前美国“绝对安全”的理论开始遭遇新的挑战。小布什以举国力量发动了“反恐战争”,尽管最终萨达姆被判死刑,本·拉登也毙命在美国的枪口下,但恐怖主义弥散到世界各地。美国并未赢得战争,反而深陷泥潭。奥巴马上台后,结束反恐战争,将目光重新定位到亚太,正是基于改变和调整美国防务战略的需要。

  2009年7月,希拉里访问亚洲,一句“美国回来了”,宣告美国重返亚洲,让东南亚国家激动不已。2012年1月5日,奥巴马政府公布了酝酿7年之久的美国新军事战略报告——《维持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21世纪国防的优先任务》,称将大幅削减全球范围内的军事存在,但唯独却要加强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并进一步提升海空军作战能力。随后,时任国防部长的帕内塔在当年6月的香格里拉对话中进而提出了美国对亚太的“再平衡战略”。

  如同外界评论的那样,“中国或许不是美国重返亚太的唯一原因,但却是最重要的原因”。

  如果说10年前美国认定中国是板上钉钉的“不确定性威胁”,但随着中国加入WTO,如今的中国已更加深入和广泛地融入世界,中美也日益成了紧密的经济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长期看来,中国作为地区大国的崛起将会从各个方面影响美国的经济和安全利益。”新战略报告用“影响”这一中性词,已能看出美国看待中国的心态变化。

  亚太博弈:斗而不破

  因第三方而导致关系紧张可能性大

  伴随着中国崛起为地区大国,美国重返亚太战略不断与中国的周边外交战略产生碰撞,美方主动介入中国与周边国家的领土争议,逐渐成为中美关系的重要挑战。

  日本共同社报道,今年以来,曾与中国开启“破冰之旅”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不断就钓鱼岛争端强势表态,将“不惜一切代价来‘保卫’这些岛屿”,甚至重提英阿马岛之战对中国示强,自信能获钓鱼岛冲突胜利。

  日本的自信来自美国的背书。

  中新社报道,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曾在美日防长联合记者会上表示,美国反对任何寻求破坏日本对钓鱼岛管辖权的单方面行动或强制行为。对此,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暗劝美方“勿搬日本这块石头砸自己的脚”。但美方称,话是说给双方的,美国对钓鱼岛最终主权不持立场。

  而菲律宾则在尚未解决枪击台湾渔船案的情况下,又拿仁爱礁挑衅中国,更誓言要与中国战斗到最后一人。其身后,美国“尼米兹”航母战斗群突然现身南海,举行有针对性的守礁掩护演习。而大陆央视5月27日报道,中国海军北海、东海和南海三支舰队的军舰、潜艇和海军航空兵正在该水域举行联合演习。

  中国东海和南海紧张局势的背后,是中美正在酝酿的海权之争。2010年7月,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在河内举行的东盟地区论坛上公开就南海问题表态,称南海航行自由、自由利用亚洲共享海域及在南海维护国际法符合美国国家利益。

  钓鱼岛争端、南海问题虽然热闹,但香港凤凰卫视评论员石齐平表示,中美对此有着斗而不破、不破而斗的“默契”。对美国而言,它很清楚在经济上跟中国水乳交融的关系,军事斗争一旦发生,“伤你一万,自损八千,划不来”;对中国而言,虽然美国对华没有绝对优势了,但后者仍是世界军事实力最强的国家。

  中国军方智库军事科学院国防政策研究中心5月28日发布的《战略评估2012》报告指出,虽然中美由此进入全面对抗的可能性仍不大,但双方因第三方因素而导致关系紧张的可能性上升,双方需管控的不稳定因素增多。

  2009年7月21日

  希拉里

  亚太战略转移

  奥巴马第一任期的重点便是重返亚太战略。2009年7月在东盟地区论坛部长会议上,负责外交的国务卿希拉里高调宣示“美国回来了”,令东盟国家激动不已。其强调的“亚太战略转移”(Pivot to Asia)被外界认为具有明显的军事上“遏制中国”的意味。

  希拉里是美国历史上到访国家最多、频率最高的外交一把手,共出访112个国家。重复访问最多的是亚洲,达27次;出访最多的是中东和亚太,对东亚和太平洋地区访问达15次,包括7次访华。上海《东方早报》

  2012年6月2日

  帕内塔

  亚太再平衡

  相对希拉里等提出的“亚太战略转移”(Pivot to Asia),时任防长帕内塔在2012年6月2日香格里拉对话上却使用“再平衡”(Rebalancing)。当年9月,他更带着向中国政府及军方释疑美方战略的任务访华。

  帕内塔还将解释工作“推向基层”。他在中国解放军装甲兵工程学院的演讲中表示,“美国向亚太的‘再平衡’并非试图遏制中国,而是尝试增强与中国的接触,拓展中国在亚太地区的角色”,竭力让中国年轻军官不要怀疑美国动机。

  上海《东方早报》

  2013年6月1日

  哈格尔

  强调与华共同利益

  2013年6月1日,哈格尔首次作为美国国防部长站在“香格里拉对话”的主席台上,重新阐述美国的亚太政策。他强调美国仍会继续“亚太再平衡”的战略,并将继续推进2020年把六成的美国战舰部署到太平洋的安排。

  但相比于希拉里和帕内塔,哈格尔在会上并未向中国“发出重炮”,而是强调,同中国构建积极的、具有建设性的关系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必要内容。这标志着美国对“亚太再平衡战略”的调整,也是为即将进行的中美元首“习奥会”创造良好气氛。香港《文汇报》

  未来走向 战略微调

  负面效应显现 美方微调再平衡战略?

  从希拉里“遏制中国”意味甚浓的“亚太战略转移”到帕内塔缓和的“再平衡战略”,中国对美方亚太战略的疑虑始终存在。但哈格尔在香格里拉对话中对“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再度释疑和微调,被外界普遍视为美国对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一种回应,让外界对“习奥会”前美国“刹车”亚太战略、中美消减战略互疑、建立战略互信更加瞩目。

  中新社报道,哈格尔在演讲中重申,美国将继续“亚太再平衡”战略,将采取更多“看得见的”行动实现战略重心转移,包括海军陆战队第一和第三远征军以及陆军第二十五步兵师返回太平洋战区基地,陆军第一军也将部署到亚太地区。

  对于外界期待其对“亚太再平衡”战略重释的部分,他表示,美国在这一过程中将加强与中国的关系,与中国建立积极和具有建设性的关系是“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一个重要环节,“美国欢迎和支持一个繁荣与成功的中国,一个为解决区域和全球问题做贡献的中国。”

  作为弱化希拉里强硬政策的信号,85岁的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近日也在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撰写题为《中美合作有益于世界》的文章,披露奥巴马总统向他确认过,其个人从未用过“转向亚洲”(Pivot to Asia)这样的表述,这是一些美国官员用过的。奥巴马想表达的是,随着发展变化,亚洲正变得更加重要,美国应该更多地参与太平洋地区事务。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倪峰认为,这是因为其负面效应开始显现。

  北京《人民日报》报道,倪峰表示,美方意识到,采取具有明显偏向性的立场,不仅向有关国家发出了错误信号,还大大增加了将美国自身卷入冲突的风险。为此,奥巴马政府在第二任期推行“战略再平衡”的过程中有可能继续介入争端,但持相对谨慎的立场,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将盟友和伙伴更多地推向前台,自己则做后台支撑。

  另据《广州日报》报道,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则表示,美国本想借助东南亚部分国家“挑事”,增加在亚太的军事存在机会。“但这不是一个成功的政策”。反观中国,其推行的有节制、又坚守原则的南海政策非常成功,战略也显示出高度的自信。中国在南海的政策制定将会继续强大下去;东南亚国家此问题上抱团反华的可能性几乎没有;美国也不会口到、心到、手到地支持菲律宾、越南。

  不再是围堵工具? 美中考虑携手TPP

  除了军事层面长久以来对中国的“遏制”外,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经济分支——“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也一直让中国颇为别扭。但在“习奥会”前,美国却一改TPP“孤立中国”的色彩,表态在一定的前提下欢迎中国加入谈判。

  北京国际在线报道,美国商务部副部长桑切斯近日表示,在一定前提下欢迎中国加入TPP。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5月30日回应,将在认真研究的基础上,分析加入TPP的利弊和可能性。双方一反常态的表述引发较大关注。

  台湾《经济日报》报道,在区域经济整合议题方面,美国主导的TPP是实践“重返亚洲”战略的重要一环,也被中国视为美国试图围堵中国经济发展的工具。截至目前,参与TPP谈判的国家和地区已增至12个,覆盖全球GDP的50%,TPP一旦成形,可能成为重新构建国际贸易和投资规则的新载体,甚至为未来制定新的世界经济规则埋下伏笔

  惟在“习奥会”即将召开之际,双方对TPP的态度明显转变,《经济日报》认为,若在“习奥会”可付诸具体讨论,则中美关系无疑可晋升到新境界,亚太地区的共荣发展将不再是空言而已。

  新加坡《联合早报》6月4日也刊发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郑永年专栏文章《TPP与中美关系的前景》。文章注意到,中国官方近日改变了其以往对TPP的消极态度,显现出非常积极的姿态,表示要对TPP作综合评估,对参加TPP的谈判持开放态度。

  郑永年认为,如果中国开始TPP谈判,中美在此问题上达成共识,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可以说,中美两国目前这种态度的转变,无论对中美关系还是对整个世界经济局势来说,都是非常值得注意的变化。

关闭
美方亚太战略 会前刹车?